欢迎访问延陵殷商文化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关于殷商文化 文化论坛 理事综览 企业之窗 殷氏动态 古今人物 建言献策 百花苑
网站导航
关于殷商文化
文化论坛
理事综览
企业之窗
殷氏动态
古今人物
建言献策
百花苑
最新动态 更多
海州“德一堂”殷氏召开清明祭祖…
走访句容殷家庄
安徽等地殷氏来苏调研
第二届丹徒区黄墟殷商文化研究促…
【简讯】黄墟殷氏迎新春茶话会
麒麟殷氏召开联宗合谱工作会议
麒麟殷氏举行清明祭祖活动
阳光总在风雨后
 
详细内容  

江苏殷氏家规家训选登(四)

发布者:殷生良  发布时间:2021-12-10  点击:321

常州西南(西夏墅)跻敬堂家规

    一、修谱牒。祖宗德业之盛,子孙生齿之繁,惟赖谱牒,以统纪之。苟(注:如果)(注:不重视)焉而不知修,吾知其虽盛而勿传,虽繁而勿亲矣。为子若孙者务纂述,以继往补续,以开来无疏,无数约百岁而三修之,庶几(注:近似)文献,足而(注:充足;能够)功德,有征(注:证明)名分(注:人的名誉、地位和身份),昭而尊卑有序矣。

    二、勒碑记。先人之赖,有子孙者,为其与我守此一块土耳。其或时移物换,沧海桑田,都无识认,乌(注:假借叹词)用尔子孙为哉(注:表示感叹的语气)。故于祖宗茔塚不问其远近新旧,悉宜树以丰碑,书其上曰:某朝某故官某府君夫人之墓,则耳目昭昭,谁敢毁之?其有射利种竹,致藏犴(注:野狗)毁骸,乃不肖之尤者。尚其戒诸。

    三、葺祠宇。家庙者,祖宗之灵所自安,昭穆之班所由序。世家巨族,靡(注:引申为尽)不以是为兢兢,然往往贤孝建之,而愚不肖毁之,其度量之相越为何如哉?为子孙者,宜岁时留意,稍有缺漏,旋即加修,无为风雨所飘摇,自鮮(注:表示少之义)倾颓之患矣。

    四、谨祭祀。生育之恩,等之覆载(注:语出《礼记》。指天地。比喻父母的生育之恩,等同于天地的恩德)。虽春露秋霜备物以祭,犹不能补报于万一,也顾庸人于爼豆之閒(注:同,竞忽焉视之,其孝慈之心,不几于息乎(注:不是几乎都停止了吗)!惟僾见忾闻(注:意思是仿佛看到身影,听到叹息;形容对去世亲人的思念)以致其诚,七戒三齐(注:佛教用语)以伸其敬,庶(注:衍义或许无忝(注:无愧)于思,成之义耳!

    五、顺父母。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纵有刻责其子之时亦,子之不供其职有以致之耳。试观之舜焚廪盖(注:典出《孟子》。大意是父母叫舜去整修谷仓顶,然后撤掉了梯子,并放火焚烧谷仓。但舜没有埋怨父母而则自责),并宜(注:引申有美善。并没有)其怨父母矣,而犹必自责焉。何斯人之不肖,而辄云(注:总是说)父母之不我爱也。凡为人子者,宜以父母之身,听之父母东西南北为所使焉。庐舍(注:住宅房屋)田畴(注:泛指田地)惟所授焉,安则奉甘(注:侍奉味美的食物),脆病则调汤药,一有拂(注:违背;不顺)意,必委曲承顺,务在得其欢心,而后己可也。

    六、和兄弟。兄弟者,乃一气所由分,幼相扶携,长相师友,其和乐之情盖天性然也。胡为(注:何为,为什么;胡作非为,任意乱来)各妻其妻,各子其子,尔(注:代词。你)我之势一分暌隔(注:分离)之私遂起,而惟产业短长之是。兢乎(注:小心谨慎啊)!孰知(注:岂知)富贵在天,势难自主(注:由不得自已),而手足莫续,理当自思,可不克恭(注:能够恭敬而顺从)而克友(注:担当友好之情)与。有兄弟者,诚能达天命,不听妇人言,则无尺布斗粟(注:比喻兄弟间因利害冲突而不和)之讥矣。

    七、敬长上。内而宗族,外而姻党。凡分同祖父而齿近衰老者,皆谓之长上,是天下之达尊(注:谓众所共尊)也。顾世人见之有易心(注:改变心志;改变想法)焉,谓彼已耄(注:形容年老)矣无能为也,我何为自屈(注:谓用尽自已的力量)(注:连词)乎。甚于先王养老之义(注:一种古代的礼制,择取年老而贤能的人,按时供给酒食,并加以礼敬),復何有乎?愿为弟子者,若遇此等,当隅坐随行(注:坐在旁边,与其同行),授几捧杖(注:坐几和手杖,皆老者所用,古常用为敬老者之物),外以伸其敬,内以尽其诚,庶可使民德厚,而风俗淳焉耳。

    八、教子孙。义方之训,传家之首务也。今人恃目前之富贵,忘后日之图维(注:指谋划;考虑)多,纵其子之骄奢,而无所执业,一旦盛极当衰,饥寒交迫,耕则不能,读则已晚,惟有填沟壑(注:山沟或大水坑)而已矣,为贼盗而已矣,谓非父兄之教不先乎!故人于子弟,必须教之习经书,明礼义,使其穷可善身,达能济世。其资质庸下者,亦必使之力农桑,尚勤俭,则庶几(注:或许可以)家声不坠矣!

    九、严内外。男不言内,女不言外,礼之大经(注:语出《左传》。常道 ,常规)也。夫嫂叔尚不亲授受,而况于非我族类者乎。故凡治家者,务须防微杜渐(注:指在错误或坏事刚露出苗头的时候就加以制止,不使其发展),使中堂之外,十龄之女不出,中堂之内,五尺之童不入,而男子上堂必扬声,女子夜行必秉烛。虽近邻至戚,亦不可听其朝夕往来,倘或闲来无事,即痛斥之,则无许显孙寿(孙寿是东汉奸臣梁冀之妻,其貌美而善为妖态,且私通家奴,飞扬跋扈,奢靡无度,为非作歹)之嫌矣。

    十、崇俭约。衣帛食肉,惟父母之养,宜然下而妻拏(注:语出《诗经》。意思是妻子和子女的统称),则毋今冻馁(注:语出《墨子》。过分的寒冷和饥饿)而已至于欵。宾朋待亲戚,须称家有无,不可强为外饰,若祭祀岁有成数,婚姻礼有常经(注:通常的行事方式,常规),亦无得费以成奢华而为靡论(注:浪费的言论)。交游挥霍之士,不相往来,游戏之徒,无与近押,即宫室服御,宁失之陋,毋失之华,则财以节而裕矣。

    十一、力农亩。衣食以养生,钱粮宜早办,而皆于南亩(注:农田)是赖,固国家之大本,生民宜常业也。今人动以为卑,陋而勿之,务孰知(注:清楚地知道)尔能读诗书,嫺(注:熟悉)经济,奋身皇路(注:比喻仕途)斯为上矣。不然纵腰缠十万,而任风波于万里,指亲舍于云间,以农视之,不远胜耶?凡质之鲁钝者,必须以农为务,而及时稼穑,无嬉于春,无缓于冬,自然百室盈宁矣。

    十二、勤读书。经可为师,史可为鉴。所以变气质、体伦常者,也最宜求名师,交贤友,笔宗左史,理尚六经,精制义以细其心,詠诗歌以适其性,有间则挥素弦(注:指无装饰之琴。弹琴),弯弧矢(注:弓箭。练武),亦且气静神恬矣。况时命之亨,更可以纡青列紫(注:纡:系结。青、紫:古代官吏所佩印绶的颜色,不同的颜色象征着不同的权力、地位,只有公卿贵族才能系佩青、紫印绶。比喻地位显贵),为裕后光前地乎!其有经艺未精、志于小道者,惟岐黄一术为可留心,谓其人已兼利也,然须体认(注:体会,认识)极深,不可轻试,他如地理则己缓,星相则己卑矣。

    十三、禁赌博。世之有害而无益者,无如赌博之事;至愚而不明者,无如赌博之人。一闲赌博,则虽家累千金,亦非所有矣,谓其胜则贪得之心益炽,负则孤注之念旋生,夜以继日消磨易尽也,不知囊中之物非祖宗所遗则经营所得,顾不思创业之难、营求之苦,而甘心于丧家失业,谓非不肖子耶!告族人切勿效彼愚人行斯拙计。

    十四、遏淫心。天生蒸民(注:民众;百姓),各有攸(《尔雅·释言》:攸,所也)配,自妻妾而外,概属淫邪矣。无论内而宗族,外而亲邻,礼所必戒,即下而私婢女(注:古时家中供使唤的女孩子,即今之女佣),狎优童(注:卖艺的童子,指年幼的优伶),亦伤德丧心之至甚者也。故人当少壮之时,专心经史,尽力农桑,使此心之不动斯为上耳。若其妖态(注:形容女子容貌体态妖冶美艳)攒心(注:聚集心头),则必大发猛省,而视此一途,痛如刮骨,毒如鸩(注:古代传说中的毒鸟,用它的羽毛泡的酒喝了可以毒死人)酒,狠心忍之,将不独保全心德,而亦隐增福寿矣。至于室家之好,知自节焉,则又养聪明享大年(注:指年寿长;高寿)之要道也。

    十五、息争讼。争讼之事,或起于忿,或起于财,意不过泄忿求财耳。殊不知一人官府,便多人受吏人辱。予吏人金,纵使忿可伸,利可获,抑且得不偿失矣。况吉凶莫测,不更有情真受诬、理直见枉者耶!故君子守退让,重廉恥,避嚣顽,怀刑宪,三自反,焉则无讼矣。至若逞刁好讼,设计诬人,尤天理之所不容者!尚其戒之。

    十六、毋酗酒。狂药(注:酒的别称;也指使人服后发疯的药)非佳味,范鲁公(注:范质,字文素,五代后周时期至北宋初年宰相,封鲁国公。语出《戒子》诗)已明言之矣。事神款客虽不能无,然三酢(注:本意是指言客相互敬酒,引申为朋友交往应酬)三酬不可纵也,顾世之人珍如甘露,动臻(注:仍,重复)沉湎(注:形容陷入不良的生活习惯难以自拔),爰是(注:于是)外或丧仪,内或失德,大而丧身亡家之事端在此矣。故夏王疏夷狄而绝旨酒(注:旨酒语出《诗经·小雅·鹿鸣》。指美酒),文王诰小子以无彝酒(注:彝酒语出《书·酒诰》。谓经常饮酒),古圣王防微杜渐,犹必以此为兢兢(注:意为小心谨慎貌)。我等小民可不戒欤?必须以礼自持,终席(注:宴席结束)不踰(注:不超越;不超过)三爵(注:语出《诗经小雅宾之初筵》。爵:雀形酒杯。意为三杯酒),庶使(注:或许;也许)既饮之后,一如未饮之前斯为善矣。

    十七、斥僧尼。鲁论(注:即《论语》)斥异端(注:儒学之外的其他学说、学派),邹书(注:西汉时,邹阳为梁孝王门客时,被谗下狱,于狱中上梁王书申冤,因而获释。后以邹书为上书鸣冤的典故)詎杨墨(注:战国时杨朱与墨翟的并称,他们的学说是与儒家对立的两个重要学派),退之贤矣。而表除佛骨(注:佛骨也就是所说的舍利。舍利是梵语,译音意为遗骨梁公(注:狄仁杰,唐代政治家、武周时期的宰相,追赠司空、梁国公。他充任江南巡抚使时,江南之地遍布淫祠,奏请朝廷焚毁淫 1700余所)忠矣,而奏毁淫祠,至梁武帝之捨身佛寺,而竟以饿死,则又昭昭简策者,也无论释家诞妄(注:荒诞虚妄),必不可信,纵有明征,而以在己之恣睢(注:放纵专横,任意胡为)待他人之,懴(注:同。悔过)悔亦已晚矣。何世人之惑,志浮屠(注:古人称佛教徒),竟固结(注:坚实,不易分开),而不可解乎。在贫民则斥之,在同胞则远之,而惟在僧道则亲之近之,甚至往来,既熟内外不分,吾知其必有合也悲。夫故凡治家者,惟儒是务,惟仁义是敦,惟父子兄弟是亲,而幼妇不观灯,老妪不念佛,终丧不诵经,庶几(注:希望)家门整肃矣。即族中有为僧道者,亦须循出家不问族之义,勿令其出入闺门也。

    十八、宽僮仆。彭泽令(注:晋诗人陶潜,字无亮,又字渊明,别号五柳先生。曾任彭泽县令,因不愿屈己事人,即辞官归隐。后因以彭泽代指陶潜)有云,此子亦人子也,所以少于吾者,惟钱耳诚哉是言也。盖尊卑贵贱虽殊,而疾痛疴痒则一人,今人但知驱之以劳苦,严之以鞭笞,而视其衣则不蔽体也,问其食则不充肠也。忍乎哉?故凡有奴婢者,必须恩威并济,衣食兼优,责之以事而知其劳,投之以艰而恤其苦,则庶几上下一心矣。然而俊仆狡佣,每作刁奸圈套,内外之防尤不可不严也。

    十九、亲贤俊。德行迈众曰贤,才略过人曰俊。虽混处尘埃(注:指社会的底层)之中,而其言皆可为药石(注:比喻规劝别人改过向善),行皆可为矩鉴(注:有规矩可作参考)者也。我能亲之,则德业进修,识见增长亦,庶几乎贤且俊矣。

    二十、远匪人。乡党固宜汛爱,然其间逞刁讼(注:指颠倒黑白以夺人之产或陷人于罪的诉讼)、躭声色(注:沉溺迷恋音乐和美色。泛指荒嬉娱乐之事)、学为无益之徒,亦自不少,苟(注:草率;随便)乐与游,必至同流合污,如入鮑鱼之肆(注:指腐臭污秽的环境。也指恶人或小人聚集的地方),久将不闻其臭矣。故须见机明决,皂白攸分,凡遇不安本分、不存忠厚者,概斥而去之,则无泛交(注:泛泛之交,一般的友谊)滥与之悔矣。

    二十一、植天良。此条所以正,为善之本也。秉彝(注:法度;常规)好德之良,无论智愚,生来固有,只因私欲纷起,添出许多贪鄙念头重重锢蔽耳。究竟本心一点灵光,时常流出善恶,两路原自分明也。吾辈只于是非可否,上细细体会,其平心和气而出之。便是天理,须从此培植矫志褊,衷以出之,便是人欲,须从此闢除,则能扩充其本心,而可以入德矣。

    二十二、化骄吝。此条所以清,去恶之源也。慷慨辞让之心,有生自具自,好胜(注:各方面都想胜过他人)之念生,则鄙啬(注:小气、吝啬)之心顿起,甚至父不传子,师不传弟徒,知有己不知有人矣。君子则不然,卑以自牧(注:自我修养)何骄之有?善与人同,何吝(注:小气;舍不得)之有?谦以去骄,公以去吝,时存大公无我之心而已,人能无伐(不吹嘘自夸),无施以虚(注:不用虚假空伪),其怀公善公物,以广其量,庶几德业修而才美可观矣。

    望之(注:期待;希望)年幼而望(注:朝、向)之,职卑(注:古同,使)本不应谩(注:轻慢、没礼貌)为饶舌(注:唠叨;多嘴),但与人为善之心,素所蓄积,然也况同族乎?适家史告竣,因订成家规二十二则,以共相劝勉焉。语虽不文,意良厚也!知我罪我,听之人耳。


    
 
Copyright © 2015-2018 延陵殷商文化网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镇江市丹徒区黄墟殷商文化研究促进会 电话:15996806016 地址:镇江市丹徒区黄墟殷氏宗祠
网址:http://www.jsyswh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