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延陵殷商文化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关于殷商文化 文化论坛 理事综览 企业之窗 殷氏动态 古今人物 建言献策 百花苑
网站导航
关于殷商文化
文化论坛
理事综览
企业之窗
殷氏动态
古今人物
建言献策
百花苑
最新动态 更多
海州殷氏召开族务工作座谈会
阜宁“三仁堂”殷氏举行 先祖福地…
慎终追远 继世传薪 ——江苏殷氏…
如邑北乡殷氏隆重庆祝宗谱玉成弘…
如皋倪厦春锦堂殷氏 隆重举行始迁…
丹徒殷促会党支书 参加省社会党组…
江阴殷氏举行第八次年会暨冬至祭…
海州殷氏在响水召开族事研讨会
 
详细内容  

晋陵(常州)“重恩堂”殷氏家规家训

发布者:殷生良  发布时间:2024-04-08  点击:145

编者按:本篇“家规家训”,根据晋陵重恩堂《殷氏家乘》如实摘录,文中个别内容于当今精神文明建设相悖,看官阅读时,请用唯物主义辩正法加以甄别,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活学活用,在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发挥传播和引领作用,为振兴殷氏家声贡献智慧和力量,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

申家训(内分五则)

一、训孝

圣人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注:语出《孝经》,意思是孝是道德的根本,是教化的根源)。故立教,必自孝始。孝者,保身(注:保全自已)、修行(注:修养德行)、承欢(注:特指侍奉父母使感到欢喜)、养志(注:指培养、保持不慕荣利的志向)、侍奉(注:侍候奉养)五者而已。盖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未易言也。推其意,则慎寒暑,节嗜欲(注:指肉体感官上追求享受的要求),不登高,不临深,不以一朝之忿,轻试其身。于宵小(注:旧指晚上出来活动的盗贼,后来泛称行动鬼崇的坏人)不惜躯命之人,以贻(注:遗留)父母忧是之。谓能保身,言思可道,行思可乐,德义可尊,作事可法,容止可观(注:语出《孝经》。其意为:其言谈,必须考虑到要让人所称道奉行;其作为,必须想到可以给人带来欢乐;其立德行义,能使人为之尊敬;其行为举止,可使人予以效法;其容貌行止,皆合规矩,使人无可挑剔)。达则无愧于士林(注:意思是文人士大夫阶层、知识界),穷亦乡党所爱慕,后生小子(注:年轻晚辈)推奉为仪型(注:楷模;典范),是能立身行道(注:意为修养自身,奉行道义),无忝所生者矣(注:无忝,谦词,表示无愧。意为无愧于所生我的父母)。修行者宜然。所谓承欢,又非怡色柔声(注:脸色和悦,声音温柔),仅仅能顺云尔(注:语末助词,表示如此而已)。或因偶尔小嫌(注:小仇隙;小嫌疑),不均财产,听亲邻之不肖(注:不相象,不成材,不正派),惑枕蓆(注:枕蓆指夫妻之间,所谓枕边风)之烦言,以致兄弟阋墙(注:兄弟之间不和),妻孥(注:妻子和子女)怨室,虽极意周旋父母之忧,固有不可解者,岂能悦言强笑以博其一日之欢哉?若夫养志尤有难者,贫欲其富,贱欲其贵,以德世其家,以才久其传,父母之志何所不有?为子者,必勤俭,修谨耕,则为上农(注:上,通‘尚’。古代指收益较多的农民)。夫读不以贫辍(注:放弃),不以逸(注:安乐)荒,高不危,满不溢。父母所爱者爱之,所敬者敬之,生体其志,死能继焉,庶为不愧!至于侍奉,尤不可以朝夕之?常而故靳(注:讥笑)之?不足者,或力田,或贸易,或诗书,戒一切嬉戏无益之费,竭力经营,以期吾亲温饱,虽菽水(注:比喻粗劣清淡的饮食),岂得(注:怎能)谓薄(注:稀薄;淡薄)?若家之有余者,衣轻暧(注:指轻软而暧和的衣服)、食甘旨(注:指养亲的食物)固无不备?但或偷安,早晚侍奉使婢奴习其常,而无定省视(注:看望,探望)膳之,礼不可!谓敬,必养之以仁者(注:指有德行的人)之粟(注:泛指谷物),寒暑必亲(注:指亲自),晨昏必在侧,父母有不悦,必遂其意,释其事,无小大,远迩(注:远近)不惮(注:不害怕)劳,合养与敬而侍奉之,道得矣。此五者,尽庶几(注:意为差不多,或许可以)云孝。 

二、训弟

鲁论(注:即《鲁论语》,《论语》的汉代传本之一,是今《论语》的来源之一):始以学,次以孝弟(注:古同“悌”),示人之学,为孝弟人也。考之经传,无离孝言弟之文。盖非孝则无以为弟,而尽弟乃所以全孝也。故祠规有训弟一条,不惟其言尊而行之,责在人己。凡我子弟家庭间,事上(注:事奉尊长)接下,纯以天性,恭厥兄,爱厥弟,油然蔼然(注:和气友善的样子),喜亦喜,忧亦忧,无饰言伪色(注:没有花言巧语和掩盖虚假),亲爱之际,自然天理流行(注:个人的道德修养达到一定的高度时,自然会展现出一种符合道德和自然法则的行为和思想),礼生於间矣。若夫伯叔尊长前,尤须恂恂(注:恭谨温顺的样子)退让,出语不敢先,徐行(注:缓步前行)不敢疾(注:不敢急速抢前)。不以亲疏强弱,敬肆(注:敬畏和放肆)有差,不以老少贤否,情文(注:语出《荀子·礼论》。指精神和物质)或异(注:也许不同)。何者(注:为什么)?势利(注:依财势的多寡而有不同态度)起于家庭,好恶集于乡党(注:乡族朋友),一分彼此凌兢(注:形容寒凉),即生友恭之谊因以荡(注:清除)。然者往往不少此,皆过于区别之,失故宜浑忘(注:完全忘记),尽其在我,能使横逆(注:犹横祸,厄运)之来而吾(注:表示御,即抵御)之,爱敬自若(注:依然如故),乃为接以天性,将之以礼,不愧(注:当之无愧)悌弟(注:敬爱兄长),而孝全已。

三、训耕

昔周以农事开基,享国之祚(注:王朝维持的时间)独远,惟家亦然。以畎亩(注:田间,田地)之利,因天因地而力,以成之获于自然,可允(注:认可)之道也。故须播种及时,辨土(注:检验观察土壤)宜勤,耕耨(注:泛指耕种)粪多力齐,则磽(注:磽音读“晓”。指地坚硬不肥沃)者可肥,田少者亦能多获。仰事俯育(注:意思是上要侍奉父母,下要养活妻儿。泛指维持一家生活),无啼饥,无号寒(注:没有发生因饥饿寒冷而哭叫的极其贫困的生活),岁时伏腊(注:指四季时节更换之时),相与言欢,致足乐也。且勤则富,劳则善心(注:勤劳的人会养成好的思想),生习长厚(注:一生养成恭谨宽厚的习惯),以裕后昆(注:为后世子孙留下财富或功绩),为子孙计,莫为善于此!吾见富贵之家,席丰厚(注:祖上遗产丰富,形容生活优裕),享华膴(注:美衣丰食;华贵,显贵),弃庐井(注:泛指房舍田园),都邑(注:城市)卜其居,迨(注:及)一传以后,身不履田畴(注:形容不修边幅的样子),目不覩(注:同‘睹’。见;看到)稼穑(注:泛指农业劳动),艰难盤飡(注:同‘餐’。盘盛的食物)辛苦,新丝新谷(注:语出唐代诗人聂夷中的诗《咏田家》:二月卖新丝,五月粜新谷。意为在青黄不接之时被迫借贷的悲惨境地)之痛,漠焉罔闻(注:好像没有听见似的),尚能有家耶?不得已而或名习句读,或利觅蝇头(注:指微小的利益),朝夕维艰,心流(注:指人在专注进行某行为时所表现的心理状态)佻薄(注:轻薄,不自重),有志者悔而欲耕未易得也。试思农官累世(注:指历代)泽衍(注:泽,恩惠,滋润。衍,广布,长流,广博),无穷胼胝(注:皮肤长期受压迫和摩擦而引起的手、足局部扁平角质增生,俗称老茧)寒暑。士大夫虽不能亲习其劳,亦当使子若弟,时与乡党父老话耕桑,省劳勚(注:勚音读“衣”。为劳苦的意思),不致以纨绔之习,薄耰耡(注:耰音读“优”。泛指农具,犹耕种)而忘蓬荜(注:贫陋的居室。比喻穷困人家),念(注:想念)(注:相当于‘其’)辛勤,制节谨度(注:节俭克制,严守礼法),庶可望长富贵,而守其家也,况庶人哉。尚其朂(注:读“许”。勉励)诸。

四、训读

圣贤立身经世之学,皆著于书。故人之变,化气质(注:泛指人的风格、气度),明义理(注:合于一定的伦理道德的行事准则),工文章(注:用文字表达一定内容的成篇作品),起衰而振,俗非读书不可!何言(注:为什么)之?泽(注:润泽)于诗书,不绣(注:不加绘饰)而文,习于礼乐,能安而雅。临之以严师,则去其骄,程之以课业,则警其惰,高明柔克(注:对于不同性格和行为的人采用不同的应对策略),沉潜刚克(注:形容深沉不露,内蕴刚强),读之益乎!由是审是非(注:分别是非),言不紊(注:言语有条理),而行不违(注:行为符合社会道德规范),辨邪正(注:辨明邪恶与正直),交不苟(注:交友不马虎),而心不惑,直躬秉礼(注:坚守礼仪规范和行为准则),守常不失。其经逊出,全情通变,不离于正,非考古证今之?善读书者,谁其能之?若夫文章尤时之所,重者揣摩五经四书,润色(注:修饰)须六艺群言之液,以故辟雍(注:天子的大学。古代官方大学)泮宫(注:诸侯的大学。古代官方大学)取士,芸(注:古代藏书之所)于编(注:指书籍)翰苑(注:翰林院的别称),雞坛(注:意思是交友拜盟之典)成名于帖括(注:唐代举子把经书里难记的句子编成歌诀,以便诵读,称为帖括。后通指科举的文字),扬名显亲,荣及先世,光宗族,善贻谋(注:父祖对子孙的训诲)。读书者,亦何尝不食勤苦之报耶!是故智者不读聪明才辨(注:形容擅长使用花言巧语赢得他人的欢心),误用于竒淫(注:过于奇巧而无益的技艺)崎僻(注:形容意向诡秘)之途;愚者不读耳目手足(注:指为了某种目的而暗中进行的活动),无措(注:无法)于君子正人(注:品行端正、有道德的人)之侧;富而不读自谓食以肉衣以锦(注:吃肉食穿锦绣衣裳),犹之刍豢(注:指牛羊猪狗等牲畜)之养、沐猴之冠(注:沐猴,戴上帽子扮人。比喻表面上装扮得像个人物,实际并不像);自谓能经纪(注:筹划管理)、善深藏(注:有知识才能,不轻易表露于外),实则漁利(注:设法获取的不应得的利益)之厮(注:对人的蔑称)、守钱之虏(注:指有钱而非常吝啬的人),贫而不读。贤者,习农工商贾之劳,冒寒暑(注:表示整个一年),苦舟车(注:长途旅途),究(注:副词。相当于‘到底’)之有无,命所定也。不肖(注:品行不正)者,入兵役胥徒(注:民服徭役者)之内,供使令任鞭箠(注:鞭打)下而奴隶,心所甘焉!岂能如读书者,达则拜官受禄,穷为益友名师,即笔耕亦足以(注:完全可以)自瞻(注:仰慕)哉。况吾族资斧(注:旅费、盘缠)有助,旌别(注:区别)有条,相规相劝,励(注:鼓励)其气(注:精神风貌)于斯文(注:指很有涵养、文质彬彬),不振(注:不旺盛)之日,诚(注:如果)急务(注:紧急重要)也。有志者,胡不勉旃(注:努力)

五、训忠厚

从来风俗之善,本于人心。欲其尚纯,庞敦(注:敦厚朴实)嫻睦(注:彬彬有礼,品德高尚),与父言慈,与子言孝,绝浮嚣(注:杜绝浮躁)而恥(注:羞愧)佻达(注:轻薄放荡),杜唆鬬(注:音读“抖”。杜绝博斗或较量)而屏(注:抑止)猜嫌(注:猜忌嫌怨),求之聚族而处者,盖亦鲜(注:稀少;难得)矣。惟我麒麟恪承祖宗忠厚(注:忠实厚道)贻谋(注:父祖对子孙的训诲),世世淳朴(注:世代十分诚实),数十年群喜(注:团结在一起的快乐和喜悦),夸诈之日而能廷无讼狱(注:即使有虚伪歁诈,也没有民事和刑事案件诉讼),户无(注:家庭没有)诟谇(注:口舌辱骂),或横经(注:受业或读书),或负耒(注:从事农耕),各安畎亩(注:图耕)。诗书之业,内外和协,衅端(注:争端)未萌(注:不发生),亦可谓维持有古人道,无愧者然尤有深望(注:深切地盼望)焉!凡我族人,既木支同气(注:同胞兄弟姐妹或情如兄弟的亲密关系),庐井相依(注:房舍田园靠在一起),分而视之,长幼尊卑,不能同室,合而推之(注:推理),统之祖父,本之高曾,由近追远,皆九一府君之后也。毋以小加大,毋以强凌弱,毋以尊侮卑,毋以疏间亲,善相劝,过相规,赒(注:通“周”。周济,救济)其急,济其危,无事则怡,怡乐易时,而或遇外侮,则尽心力以解之。喜有庆,哀有弔(注:音读“吊”,到丧家慰问祭奠),德弗望报,怨贵能忘。毋外居长厚而内鲜慤诚(注:慤音读“雀”。真诚朴质的样子),毋貎袭(注:承袭)周旋而巧为投合(注:迎合;相合),庶几(注:希望)风俗日进于厚。凡若此者,必能诚积于中,见于事子若孙慕而效焉(注:子孙后代羡慕仿效)!群子弟习以为常,久而化之,乃可成俗(注:形成良好的风俗)。故曰:人心(人的内在品质和道德倾向)之厚(注:情义重),化(注:教化)之源也。况夫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忠厚之训,又岂独为风俗计哉!

严家法(内分五条)

一、惩犯上

五刑之属三千,罪莫大于不孝等(注:谚语,语出《尚书·吕刑》。意思是被重罚治罪的人很多,其中最严重的罪乃是不孝)。而下其有不恭尔兄(注:对兄弟不尊敬),不敬尔长(注:对长辈怠慢无礼),或酗酒,或狂言(注:形容人的言辞激烈、不拘礼节的表达)、乱仪(注:不注重仪表)、渎上(注:对地位、职别、辈分高的人轻慢不恭敬)、讦短(注:攻击别人的短处)、犯尊(注:冒犯长辈),皆谓之不弟(注:不悌。对兄长、长辈不恭顺)。周礼,大司徒(注:古代官职名。主管国家财赋收入)不孝不弟之刑,列于八条。考之国法,于今为烈(注:语出《孟子·成章下》。意思是指某件事过去已经有过,现在更加厉害),凡有不肖子弟(注:形容在品行或能力上未能达到期望的子孙或晚辈)犯此者,其父兄不能戒饬(注:通过告诫的方式进行教诲或提醒),许鸣(注:应允主张)之公祠,分别轻重,以议责罚,敢有不遵,族长宗正(注:宗族首领,宗族之长)会同四分(注:华墅麒麟黄墟留村四地)人,送官公恳(注:集体请求)按律治罪。

二、戒争讼

范为礼(注:示范于人的礼节容仪),则相敬(注:互相尊重,相处融洽),洽(注:和谐)以情,则相爱。能爱能敬争于何始(注:哪里有争斗的开端)?是故争者,非无礼(注:缺乏对人适当的尊敬、尊重),即寡情(注:缺少情感),宜其斥之。甚有恃财(注:仗着自已有钱财而看不起别人)挟势(注:依仗权势或威势)、夤绿(注:绿应为‘缘’。拉拢关系,阿上钻营)报私(注:处理自已的私人恩怨)。亦有弃父母之遗体(注:指自已的身体。每个人的身体都是父母所生的),妄(注:荒诞不实,自高自大)驾虚辞(注:浮夸不实之言),诈(注:欺骗、诡计)图诬陷(注:诬告陷害),此谓一本(注:同一根本)伤残(注:损害;伤害),皆祖宗之罪人也。吾族允立示条,毋许(注:不允许)(注:朝某方向走;行)此。嗣后(注:从此以后)角口者,许各具实,诉之祠候,族长宗正从直剖析,果有真正悖情(注:做事违背常情和道理)违礼(注:违反礼仪)者,或责或罚,秉公不宥(注:依照公认的道理或公平的标准,不容宽恕),倘或逞刁(注:以诈伪或暴露恶性来欺负人)先鸣官者,不分是非,众拘入祠,重责二十,析惩(注:分析处罚)其。故违家法,其词若涉虚诬(注:捏造事实加以毁谤),族长宗正合四分人,具禀鸣攻(注:宣布罪状,加以遣责讨伐)

三、禁赌博

世族(注:世代显贵的家族)子弟,非甚不肖,岂至陨(注:坠落)家声?败(注:毁坏)乃先业?大都燕朋(注:轻慢朋友)狎侣(注:戏弄同伴),朝夕与居,始乐其群,久移其志,肆诞淫佚(注:放纵恣肆,行为放荡)之余习,为呼庐(注:不务正业)牌色之技,往往贤智者,磨销岁月,白首无成,俯仰(注:养家活口)饥寒,甘心匪僻(注:邪恶),身家之害莫此为甚!祠中严禁有年,素无此习,或恐法久,则弛(注:放松;松懈)难以尽率,特於辑纂谱成之日,集众子弟在祠,严加申饬(注:告诫),嗣后倘有斗牌掷色,或在本村私赌,或在集场耍钱,有能察报者,公给赏银五钱。其赌博之人,富者罚出膄田(注:瘠薄土地)十亩,入祠责十板;贫者先以朱墨涂面,绳锁于祠堂之外,然后重责三十板释放,永不许馂(注:吃剩下的食物)二祭馀(注:不许吃春秋二季祠堂的酒)

四、警游惰

一夫不耕,或受之饥,一女不织,或受之寒。夫征里布(注:古代的一种地税钱)之罚,王制特严。且见子弟之嬉游玩惰者,非溺于酒色,即类于优伶(注:古时以乐舞、戏谑为业的艺人),以致恒产(注:家庭固定的产业)渐废,恒心顿失,大有不可言者。吾族如有不务本业,学为浪子风流、歌弹恶习,引少年为群者,即行重责二十板,其父兄亦如之。甚有入梨园局者,谱削其行字(注:除去族谱中的排行字辈),重责三十板;不悔者,永不许入祠;或有纵其妻女,不时出游、及借烧香在外歇宿、远方看戏者,其夫其父俱罚跪公祠,听族长宗正辱骂后,使其跪读谱载闺范(注:妇女应遵守的道德规范)诸篇;不服者,重加责罚。

五、斥异端

自杨墨之说【注:杨朱(战国初期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墨翟(春秋末战国初的思想家、教育家、科学家、军事家)的学说】,行仁义充塞(注:充满)有道(注:通达事理)。仁人(注:有德行的人)深恶痛绝(注:对某人或对某事物厌恶、痛恨到极点)之。今之异端(注:与正统观念或信仰相悖的思想或行为),又从而(注:因而)(注:严重)焉,如长生(注:道家求长生的法术)、白莲(指白莲教,它的信仰对象主要是佛教的白莲菩萨,传播救世和反抗的思想)、青衣(注:道教崇尚青色)、大成(注:即大乘佛教)、天主(注:天主教是基督教三大流派之一)等类,种种不一,其教皆聚徒拜师,左道(注:邪门旁道,多指非正统的巫蛊)惑众(注:惑乱众人),男女杂处(注:混杂而居;共处),寝同席(注:睡同一张床铺),食同器,旦暮(注:早晨和傍晚)纷纷(注:多而杂乱),所在多有復恐(注:担心或害怕)。愚夫愚妇(注:愚昧的人)不墮其术(注:没有落入别人的圈套)者,则设怪诞(注:离奇荒诞;古怪)背道(注:背弃道义)之书,诱人(注:诱导人)崇奉(注:尊奉)。且布(注:散布)诡言(注:假称;谎称)曰:一人皈道(注:虔诚归依道教),九祖升仙(注:成仙)。竟可(注:居然可以)祭无血食(注:谓受享祭品。古代杀牲取血以祭,故称)。嗟乎(注:表示感叹)!若此类者,小则辱名(注:名誉受到损害)败节(注:败坏气节),大则玷祖(注:使祖先蒙受耻辱)蔑亲(注:鄙弃凌辱族亲),若非严斥(注:严厉斥责),则近于禽兽者(注:比喻行为卑鄙恶劣的人)多矣。吾族嗣后(注:从此以后)若有此等,族长宗正,即宜严词正法,责逐远出(注:斥责驱赶到远处去),以柱(注:凭借支撑)(注:慢慢地)也。谱名不许復列于生父之下,以其不血食也;妇则削其氏,以其行非良家妇(注:不是接受过良好教育、没有良好修养和德行的女性)也。间有(注:或有)因孤贫(注:孤苦贫寒)而欲为僧道者,先须禀明(注:禀告说明)族长宗正,查果(注:果然)衣食无度(注:无以度日),有兄弟为祖父后五服之亲无可依,方许出家,如有父兄伯叔力能抚养(注:抚育并教养),假(注:利用)以多病不寿(注:寿命不长),捨(注:置;安置)入庵观者,主议之人(注:决策之人),拘至祠堂,重责二十板,仍押领还,毋得狥私(注:顺从私欲或私情)隐纵(注:隐瞒放任)

【原创:晋陵重恩堂《殷氏家乘》 句读/注释:殷生良】

    
 
Copyright © 2015-2018 延陵殷商文化网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镇江市丹徒区黄墟殷商文化研究促进会 电话:15996806016 地址:镇江市丹徒区黄墟殷氏宗祠
网址:http://www.jsyswh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