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延陵殷商文化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关于殷商文化 文化论坛 理事综览 企业之窗 殷氏动态 古今人物 建言献策 百花苑
网站导航
关于殷商文化
文化论坛
理事综览
企业之窗
殷氏动态
古今人物
建言献策
百花苑
最新动态 更多
海州殷氏召开族务工作座谈会
阜宁“三仁堂”殷氏举行 先祖福地…
慎终追远 继世传薪 ——江苏殷氏…
如邑北乡殷氏隆重庆祝宗谱玉成弘…
如皋倪厦春锦堂殷氏 隆重举行始迁…
丹徒殷促会党支书 参加省社会党组…
江阴殷氏举行第八次年会暨冬至祭…
海州殷氏在响水召开族事研讨会
 
详细内容  

作谱九诫

发布者:0xadmin  发布时间:2024-05-03  点击:130

编者按:《九仪九诫》的作者叫程文绣,是一名普通的南陵(今安徽省芜湖市)读书人,大致生活在明朝嘉靖、万历年间。“授礼部儒士,任郑藩引礼舍人,升楚府长史,署县丞。”“性颖悟过人,沈酣(注:沉浸陶醉)经史。邑侯丹山林公聘为子师,兼代纂《齐家要略》《纶恩录》等书。年八十,犹手不释卷,自著有《游艺集》《紫霞杯孝义记》。”程文绣虽然在官方志书中留下寥寥数语,但对区域文化的影响却不可估量,是皖南地区赫赫有名的谱师,其《九仪九诫》的谱学文章被区域很多姓氏谱牒中收入,其在日常礼法实践中创制出的一套地方性宗法礼仪,对地方文化和宗族文化建设发挥着重要作用,其谱学影响力一直持续至清末民国。现把《九仪九诫》文章发表于网上,供江苏殷氏学习借鉴。由于时代的局限性,文中偶有宣扬封建迷信思想,请看官用唯物辨正法加以甄别,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为构建家族文化的高质量发展,起到启发和引导作用。

【序原文】凡人之言垂训,贵能明。善以彰劝明,不善以示戒。而况谱书之作,亲切族属,可无事於劝戒乎?是故尊祖、睦族、广恩、尽孝、奉终、务学、谨行、修德、休仁,为宗之九仪,皆善之所当劝者也。无谱、忽谱、偏谱、误谱、肉谱、伪谱、遗谱、私谱、失谱,为谱之九戒,皆不善之所当戒者也。余尝庸心谱学,而涉究诸子、史、经、传,偶得逊志斋集之九仪。谆切恳至,然深有补於族谊,则恭录于家规,以彰族劝。若夫九戒,则予採摘诸家之格言,分条析类,附列于诸例之末,以示戒勉焉耳,而非敢有所杜譔诳妄也。否则,徒敷美於文而无实行,则无益於族谊,其能免肉谱之诮乎?

【序译文】凡人留言传教于后人,贵能明理。善的,就彰显规劝明白;不善的,就明示警戒。况且修谱,亲密族属,难道无益于规劝和警戒吗?因这缘故,尊敬祖宗、和睦宗族、广施恩德、尽敬孝心、奉老送终、致力学业、谨慎言行、修养道德、善行仁义,为宗族之九项仪礼,这都是善的应当规劝的。没有谱、忽略谱、偏颇谱、谬误谱、浮夸谱、虚假谱、遗漏谱、私秘谱、丢失谱,为谱之九项诫言,都是不善的应当警戒的。我曾用心研究谱学,涉及到诸子百家的史经传,偶然得见《逊志斋集》(注:明方孝孺撰写的诗文集)的九项仪礼。谆谆恳切,深感大有补益于族人情谊,我就恭谨地录在家规上,以彰显对族人的劝告。象那九项诫言,就是我摘录诸子百家的格言,分条分类,附列在各规例之后,来表示告诫和劝勉,而丝毫不敢虚构,用谎言来骗人!否则,只在文字上铺陈得华美而无实质意义,就无益于增进族人情谊,这怎能免除人们对浮夸谱的讥笑呢?

【一原文】谱不可无。先儒谓图谱之作,肇於河图洛书。图经书纬,错综成文。非宏博不足语其大,非精确不足语其微,其学为至难。故姓氏之说,司马迁则知几,尚有遗议。他如张文定公,母年高,数被存问,而壸范不少概见。至笄,其父名失之。此其谱之不可无也可知矣。间如欧文忠公,表阡其父,姱节有闻矣。然未及郑太君,仅以荻画略传於世,亦谱牒所载阙如也,况於无谱者乎?夫家谱,犹国史也。司马氏司纪,创为本纪、世家、表、书、传五体,为史家之宗。家谱之学,既失其宗;而图书之古,已不可校。窃谓史于国事,无所不备。家无谱以载事,则前无以考本始,后无以示将来,谱诚不可无者。艺文志所存四十余家,亦不复传。而郑夹际图谱略,谓其家有谱,犹郡有志,求其可以备有,盖以祖宗遗墨在此,或不免逸失在彼。有能珍藏者,必求备有,见世不可遗亡,俾后人知起敬起孝焉耳。吾按陕西都统制玠公世谱序,云:因战守余,謾辑世次条例,不为不切。倘宗人与我同志,或嗣有所见,或别有藏书,与今谱不同者,愿以见教焉。正与郑夹际必求备有同意,吾因感慨长叹曰:心之公私少异,作之广狭顿殊。推夹际、都统之公心,故其所作所贻,自是正大广远而不可及。故世之识见私狭、妄誕、负势望者,吾有谱,必不可以示诸无者;吾无谱,或有少差讹,必自以为讳,而不及索诸有者;或自执承传明谱,以为是,而不暇就正于他家珍藏详备者。单族孤宗,势必不免於伶仃。久,或至于削弱者有之,失宗者有之。较於二公之见,以为何如?

【一译文】谱不能没有。先代贤儒说修谱,始于河图洛书。图为经,书为纬,交错成文。没有博大的才学,说不出它的宏大;没有精确的语言,说不出它的微妙。这门学问是最难学的。所以姓氏学说,司马迁虽知几许,尚且留有遗议。其他如张文定公,母亲年高,多次被有心询问,女模事迹大概道出不少。待到年满十五岁束发时,把她父亲的名字却忘失了。家谱不能没有的道理,由此可想而知。又如欧阳修公,为父写墓上的碑文,美好的节操人们都听说了,然而没有提及其母郑太君。太君仅以荻画教子的事,大略传留后世。这也是由于谱书缺少记载所致。若是无谱又会怎样呢?家谱,就好像国史。司马迁做史官记事,创作本纪、世家、表、书、传五种文体,为史家之祖。谱学,已失其根本;而河图洛书年代久远,已不能校阅。我想:史记载国事,没有哪方面是不完备的。家族若无谱来记事,那么往前就不能查考出祖宗的根源,往后就不能昭示未来。诚然,家谱是不能没有的。艺文志所记存的四十多家,也不再传留了。而郑夹际谱图略,说其家有谱,好像郡有志,求得能够备存。大概是因为祖宗遗留的字画在此,还难免散失他处。有人能够珍藏的,一定要完备保存,在世上不能丢失,以使后人知晓激起孝敬之心!我考查陕西都统制玠公家谱序,其中说:“我因在战守之余,广泛辑录世次条例,不能说不确切。倘使族人与我同心,或嗣后再有所发现,或别处另有藏书,与今谱不同的,希望他们赐教。”这正与郑夹际一定要求得完备保存有相同的心意。我因而感慨长叹说:人心的公私稍有差异,作为的广泛与狭窄显然不同。推想夹际、都统二人的公心,他们所作所贻留的,自然是正大广远,而别人所达不到的。所以世上见识私狭、荒唐,有负众望的人,以为我有谱,一定不能明示于无谱的人;我没有谱,或者有谱而有小差讹,自己必为之避讳,而不去索取于有谱的;有人执掌承传明谱,自以为完全是实,而不暇去校正于别家所珍藏的详尽完备的。孤单的宗族,其势必难免于孤独无依。久之,甚至于有的衰败了,有的就失宗了。比较夹际、都统二公的见识,您认为如何?

【二原文】谱不可忽。龙门子曰:甚哉,谱牒之难考也。欧阳修谱图,世以为甚精。其自言:询生通,自通三世生琮、为吉州刺史。当唐末,黄巢陷州县,率州捍贼,乡里赖以保全。自琮八世生万,为安福令。修则万之九世孙也。夫询,唐初人。巢陷州县,唐末也。始终相去几三百年。询生琮,仅五世耳。琮在唐末,至宋仁宗,一百五十余年,则阅一十六世,其理竟何如耶?甚哉,谱牒之难稽也!君子当阙其所不知,信其所可知而已耳。人有言曰:三世不修谱牒,比之不孝。苟世世修之,其有如前之失耶?君子慎焉可也。 自晋唐之家,重其谱。而深于谱学者,绝不易得。晋以后,谱法亦不少传。有所谓少传者,要即谱之所载阙如无所著。见宋欧苏二家,但记其名,与世谱之所当载者,讵止斯乎?

【二译文】谱不能忽略。龙门子说:最难考的,就是家谱。欧阳修家谱,世人都以为很精确。欧阳修自己说:询生子名通,自通三代生子名琮,为吉州刺史。当唐代末年,黄巢攻陷一些州县时,琮率领吉州人民抗贼,乡里全赖他得以保全。自琮八代生子名万,为安福令。修,就是万的九代孙。询,是唐初人。黄巢攻陷州县是在唐代末。前后相距差不多有三百多年。询生琮,仅仅五代罢了。琮在唐代末,至宋仁宗时,一百五十多年,经过十六代,这个理究竟如何讲呢?家谱真是太难考查了!贤人应当空缺他所不知的,相信他所能知道的。有人说:三代不修谱,比如不孝之子。假如代代都修谱,哪里会出现像前面那样的错失呢?贤人可要慎重啊!从晋唐时的家族,都很重视谱。而深究谱学的,绝对不易寻得。晋代以后,谱法也不少传。有所说少传的,就是谱上所载空缺了没有著述。人们见宋代欧苏二家之谱,只记其名,但同世上一般家谱所当记载的相比,何止这些呢?

 【三原文】谱不可偏。周平园序曰:君子之著也,有心于劝戒,而无意于好恶,然后可以施当今,而传来裔。昔者,世系之学,盖尝甚矣。姓有苑,官有谱,氏族有誌。朝廷以是定流品,士大夫以是通婚姻。然行之一时,其弊有不可胜言者。何也?好恶害之也。是故进新门,则退旧;望右膏梁,则左寒畯,进而名者为荣,荣则夸,夸则必侈;退而左者为辱,辱则怒,怒则必怨。以侈临怨,则生乎其时者,悉力以逞憾,出乎其后者,贪名以自欺。此正伦所以凿杜,固义府所以陷,不幸而无知。如祟韬者,所以流涕於尚父之墓而不耻也。是皆好恶偏之。又曰:世臣巨室,则必读书者,可以知先烈之有贻,而思保其阀阅,方兴未艾;则必读书者,可以知将相之无种,而思大其门闾。至於四姓小侯,重茵叠衮,则知无两汉败亡之祸;勳臣劳旧,传龟袭紫,则知无三世道家之忌。上以彰国朝人物之盛,下以为子孙昭穆之序。向所谓有心於劝戒。而乐意于好恶者不在兹乎!予按周平园虽为百家族谱,而言其实一家之谱,其不偏于好恶者益寡矣。故特採节文,以昭劝戒。

【三译文】谱不能偏颇。周平园序中说:贤人著书,有心于劝戒人,而无心于好恶人,然后能在当今施行,而且传留后裔。过去,谱学曾经非常盛行。姓有苑,官有谱,族有誌。朝廷凭此定流派品位,士大夫之家凭此来通婚。然而风行一时,说不尽的弊病就出现了。为什么呢?是好恶心害的。因这缘故,新登朝门的,就退避旧臣。右则望攀富贵之家,左则不亲近寒士。进朝做官成名的为荣,荣就夸,夸就一定奢侈;降职左迁的为耻,耻就怒,怒就一定生怨。从侈到怨,生在其时的,尽力来逞现憾事;出在以后的,贪名自欺欺人。因此正传的人伦是来揭穿那些没有根据的编造;本来《义府》是论经史子集的一部好书,因为附有冥通记异教言论的缺陷,不幸就成为无名的著作了。如祟韬这个人,所以在尚父姜子牙墓前痛哭流涕而不知羞耻,都是好恶心所偏害的。又说:世代重臣大户,必定是读书人,能知先烈所遗留的恩德,而思念保全其世家之地位,兴隆而不衰;世代重臣大户,必定是读书人,能知将相无人种,而思念光大门户。至于四姓小诸侯,代代封官,知道没有两汉败亡之祸;勳功旧臣,世代长寿又积德,知道没有三世道家之忌。上能彰显国家人物之兴盛,下能为子孙排定左昭右穆之次序。这就是向来所说的有心于劝戒。而欢喜好恶的却不在其中!我考查周平园,虽是百家族谱,而所说的其实是一家之谱,那不偏向于好恶的就更少了。所以我特地採摘此文,来昭示劝戒。

【四原文】谱不可误。容斋洪氏随笔曰:姓氏之书,大抵多谬误。如唐贞观氏族誌,今巳忘其本。元和姓纂,诞妄最多。前朝所修姓源韵谱,尤为可笑。姑以洪氏一项考之,云:五代时,有洪昌、洪杲,皆为参知政事。予按此二人,乃五代南汉僭王刘袭之子。及晟嗣位,用为参知政事。其兄弟本连,字以本,国朝讳,故五代史追改之,元非姓洪氏也。此与洪庆善序丹阳氏云:有宪者,元和四年尝跋辋川图,不知宪乃李吉甫之字耳。其误正同予须年偶阅绍兴吴氏家谱序,内载汉文帝时,有讳公者为河南守。按汉史称:河南守吴公,治考第一,而失其名,遂以公字当其讳,谬误与洪一也。

【四译文】谱不能谬误。“洪容斋随笔”中说:谱,大都有谬误。如唐代贞观氏族誌,现在巳忘其原本。元和姓纂,荒唐的地方最多。前朝所修姓源韵谱,更是可笑。姑且查考洪氏一项,说:五代时期,有洪昌、洪杲,都做过参知政事。我考查这二人,是五代南汉僭王刘袭之子。到晟继位,任用为参知政事。他兄弟本连,字以本,因为本朝避讳,所以五代史追改过来,起初并非姓洪。这同丹阳洪庆善序中所说,有人名宪,元和四年曾为“辋川图”写跋,而不知宪就是李吉甫的名字。这个错误,正同我年老时偶然看到绍兴吴氏家谱序,其中记载汉文帝时,有个讳公的为河南守。按汉史所说:河南守吴公,考其政绩数第一,而他的名字已忘失,于是有人就把公字当作他的名讳。这个谬误与刘袭之子曾以为姓洪是一样的。

【五原文】谱不可肉。孔子概杞宋,凡以国家纪纲理乱,恒於文献乎攸系。文以彰献,文章固人所难;献以文敷,通谱学者尤人所难也。是故谱牒所具,必有以昭家乘之盛衰,识教化之替隆,使后人之所感发,兴起庶人想厥德而成身树家,咸以谱牒为资矣。否则,文士学于史学者,喜用巧词奇句,而无当於实行,浅学拙工,不识谱学文章。 

【五译文】谱不能浮夸。孔子概述杞国宋国,凡用国家纲纪治理乱政,常与文献相关联。以文字彰显有价值的资料,文章本是人所难作的;有价值的资料,用文字铺陈,精通谱学的人更是难为。因此谱所具备的,一定能昭示家族之盛衰,知道教化之兴隆交替,使后人有所感悟,激起众人常想其祖德而立身兴家,这都是以谱牒为资益的。否则,文人学士习于史学的,喜用巧词奇句,而不适于实行,学浅工拙,这是不懂得什么是谱学文章。

【六原文】谱不可伪。敖东谷曰:曾南丰修家谱,自以为先世之派,出自曾点。欧文忠公亦否之。盖以遥遥华胄将谁欺众,是以君子不可不慎也。予窃谓君子之观人,先以其人,而后以其论人。欧谱不自否,而否曾谱;曾未必是欧,亦未必是敖;取欧之否,曾恐亦未必是。然其意与言却明允,亦足以为世谱警惕。爰取以为诫。巽齐云:欧阳先生始登朝,缙绅士林意以六一先庐陵人也,代出名公,必为望族。巽齐以斯人斯心为欺,力辞非六一之派,且曰:人当自立,岂可冒他人耶。此巽齐所以为贤,而崇韬之为可耻也。故不羞瓠不辱於蒐者又可知矣。 夷考史牒及姓氏诸书,唯虞、夏、商、周,无赐、冒、诡、别、改、易、卜、筮之伪。氏则夏之正封。自后赐者,如汉赐娄敬姓刘氏之类。冒者如郑季与卫小儿通,生子青,冒卫氏。诡,如范睢之诡为张禄,萧定之诡为张诞。别,为智果别籍为辅氏。改,如京房者姓李,推历自定其氏,而改曰京。有避国讳而改,如庆之为贤,严之为庄。易如范蠡之齐,易,为鸱夷子之陶,易为陶朱公。卜,如陆羽不知其姓,筮得鸿渐於陆,遂系姓以陆是也。是皆不免於伪矣。不於浅陋衣食之徒,市伪谱以诳人者盖亦鲜矣。

【六译文】谱不能虚伪。敖东谷说:曾南丰修谱,自以为先代宗派出自曾点。欧阳修公也否定过,大概是认为曾南丰以年代久远的贵胄来欺骗众人,因此君子不可不慎重啊!我心想:君子看人,要先看其人言行,而后再评论人。欧阳修对家谱没有否定自己的,却否定曾南丰家谱;曾南丰未必是欧阳修,也未必是敖东谷。取欧阳修所否定的,曾南丰恐怕也未必是实。然而他的心意与所说的话却明白确实,这也足够为世之修谱者所警惕。于是我选取此例来作为教训。巽齐说:欧阳修先生才开始入朝做官,缙绅文士们都说欧阳修先人是庐陵人。代代出名公巨卿,必定为望族。巽齐认为这些人意在骗人,力辞予以驳斥。并说:人应当自立于世,哪能冒充他人呢?这就是巽齐所以为贤人,而崇韬所以为可耻了。巽齐不耻用简陋的瓠罐备存资料,以及不辜负平日的搜集,可知他知识丰富,说的是有根有据的。夷考证史籍及各种谱书,只有虞、夏、商、周,无赐、冒、诡、别、改、易、卜、筮之类的虚假。氏是夏朝正封。此后赐的,如汉代赐娄敬姓刘之类。冒的,如郑季与卫小儿通奸,生子名青,冒姓卫。诡,如范睢诡称为张禄,萧定诡称为张诞。别,是智果别籍为辅氏。改,如京房者姓李,推数自定其姓,而改称京。有避国讳而改的,如庆改为贤,严改为庄。易,如范蠡到齐,易为鸱夷子到陶,易称为陶朱公。卜,如陆羽不知己姓。筮得鸿渐于陆,于是以陆为姓。这些都不免于虚假了。贫贱的人,买假谱来骗人的大概也少了。

【七原文】谱不可遗。苏老泉族谱引,云:服始乎衰,而至於缌,而至於无服,则亲尽。亲尽情尽,情尽则喜不庆,忧不弔,喜不庆,忧不弔,则涂人也。吾所以相视如涂人者,其初一人之身也,悲矣! 又云:陶渊明赠长沙族祖云:同源分派,人易世疏。慨然寤叹,念兹厥初!是故谱牒以合族者,念厥初为一人也。族大、人繁,类非,一二不收则遗;遗非所以语合矣。是故所以亲疏以代著,因代以分系,系分而理,续续而弗绝。绳绳衮衮,各自条贯。因其条贯,以究本末,亲疏之故必明,备而无渗漏,谱斯善矣。是以谱学莫辨乎世系,世系明备而一本万殊之理见矣。故凡同姓者,虽疏且远,决不可遗。孝敬敦睦之族,於兹其可兴乎。若彼自遗者,於吾心固可无忝矣。

【七译文】谱不能遗漏。苏老泉族谱序文说:五服始于衰,而到缌,再到无服,那么嫡亲就没有了。嫡亲完,亲情也没有了。亲情没有了,那逢喜事就不去庆贺,逢丧事也不去弔唁。喜不庆,丧不弔,那同宗之人就像路上人了。我看这些人就像路人,想当初都是出自一人之身,真是可悲啊!又说: 陶渊明赠长沙族祖,曾经说:同源分支派,人变了,世代也疏远了。醒悟过来,感慨地叹息,看看现在,思念当初,前后大不相同了。因此用谱来聚合族人,就是思念当初都是出于同一老祖宗。族大、人多、类分,一二人不收聚就遗失了。失了关系,话就不能说到一起了。因这缘故,所以亲疏的代代都要修谱,以代分支系,支系分而理清关系,继续而不断。团结亲属,各自条贯。循其条贯,来探究源流,亲疏就很清楚。完备而无遗漏,这谱就完善了。因此谱学没有不辨明世系。世系清楚完备,而一个根本万种殊异的内在关系就显现出来了。所以,凡是同姓人,虽然疏远,绝对不能遗漏。这样,孝敬敦睦的家族,由此就可以兴旺了。倘若他人自己遗漏,在我心里就无愧了。 

【八原文】谱不可秘。谱书之作,正所以敦族谊、倡风教,将使愚不肖者,日渐月染,以变化其气质也。故谱书不当私秘于己,而束之高阁。每岁时,族之贤否,皆得聚观,讲律于公堂,以别亲疏,以兴揖让,以明训诫,俾长幼听之者,人人得而通晓易行;庶后之人,知有规可循,矩可蹈,各安职分,无相逾越,无相欺凌。相率逰於仁让礼义之塲,则虽家微寒,必有元宗拔族之才挺生,间出为族人之华,岂细故耶?如曰谱不可乱授,盖恐愚不肖子孙转鬻於他族所当珍秘者。此也,非所谓当秘,束而不得以惟晓谕子孙、传布族众也。苟不以晓谕传佈,不惟后之人昧昧然不知先之所从来,而祖宗仁让之风,亦复顿然斩截矣。负身世之累,贻甲族之羞,未必不由此戒之!戒之!噫!后有大可惧者,时变靡常,水火莫测,罹此警焉。则秘之者乃泯之也,忍乎哉?!

【八译文】谱不能私秘。修谱,正是为了敦厚族谊、倡导风化教育,促使那些愚蠢和不成器的人,日渐月染,来改变他们的习气和素质。所以谱书不应当自己私藏,束之高阁而不看。每逢年节,族中贤与不贤的,都要聚在一起观览,讲解条律于公堂,分清亲疏,兴起礼让之风,明示训诫,使老少听之,人人都能通晓其意,容易实行。这样才能使后人知道有规可循,有矩可蹈,各安本分,不相超越,不相欺辱。大家互相率领交往于仁让礼义的场所。那么,虽然家境贫寒,必定会有大宗高族的人才挺拔而出,或成为族中之精英。这难道是小事吗?如果说谱不能乱给他人,大概是怕愚蠢和不成器的子孙,转卖给别族的珍藏家。即使如此,也不能说谱就应当私藏,束之高阁而不能用来明晓子孙、传播族众。假如不能明晓子孙、传播族众,不仅后人茫茫不知先人从何而来,而祖宗仁让的风气,也顿时消失了。负身世之累,贻留大族之羞耻,不能不由此警戒之!警戒之!唉!后之最可怕的,就是时势变化异常,水火不能预测,忧患这些,警戒这些。那么,把谱私秘起来也等于没有了,这能容忍吗?!

【九原文】谱不可失。杨成斋先生授诰勅,身后有为妄男子得之,藉以争杨氏祖坟风水。当时,官司莫能明断,哀然移葬。此由子孙不能保守诰命,修明谱牒,以故人得而冒夺之也。向使家有谱牒,则诰命虽失,而世系明备,纵是妄男子焉得藉冒而夺之哉?甚矣!谱之不可失也。黄山谷晚年作日录,题曰:家乘取孟子晋之家乘之义。谪使宜州,永州有唐士者从之游,为之经纪。后而收於遗文,独所谓家乘者,仓忙间为窃。去寻访有不可得。后间余年,史卫王当国,有得之以献者,王甚珍之。得黄伯庸师蜀,以其为双,并之。

【九译文】谱不能丢失。杨成斋先生受过朝廷所授予的诰勅,死后有个胆大妄为的男子得之,凭这个争夺杨家祖坟这块风水地。当时,官府主管不能明断,杨家只得哀伤地移坟他处。这正是因为子孙未能保存诰命和修明家谱,所以被人冒充而夺了他家的风水地。向来,只要家有谱,即使诰命丢失,而世系明确完备,纵然是胆大妄为的男子又怎能凭冒充而夺之呢?谱,太重要了,可不能丢失呀!黄山谷晚年作日录,写道:“家谱摘取孟子晋的家谱之义。”后来,他被降职出使宜州,永州有个姓唐的学士跟随他去,当了他管家。后来黄山谷逝世,唐学士拾到他的遗文,自以为这是家谱,就仓忙地窃为私有。有人去寻访唐学士,也没得到。后间隔多年,史卫王当位,有人得之献上,王非常珍惜。待到黄伯庸师于蜀,就把这作为双谱,合并之。


    
 
Copyright © 2015-2018 延陵殷商文化网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镇江市丹徒区黄墟殷商文化研究促进会 电话:15996806016 地址:镇江市丹徒区黄墟殷氏宗祠
网址:http://www.jsyswhw.com